我们连孤独都不曾拥有

$ 18.70

《我们连孤独都不曾拥有》是作者七毛首部短篇小说集,里面收录了25个小人物的故事。在七毛笔下,好像用力过哪种人生,都是无力的。众生各怀心事,各生喜悲,直到走向自己安排好的终点。在她写的故事里,可以读到一个少女的全部心事。这些故事畅快的不多,更多的是青春里说不出的哀伤。年轻的时候我们都经历着各种困局,并不是总会充满着希望。每个人都给自己筑起一面墙,坚硬而又阴冷,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脆弱。爱情和梦想一样,困住了我们的一生。

抱歉,该书目前缺货中/正在补货中,您可填写下方表格,有货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。




   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.

    SKU: 1201545520 分类:

    Description

      商品基本信息,请以下列介绍为准
    商品名称:   我们连孤独都不曾拥有
    作者:   七毛 著
    ISBN号:   9787510856051
    出版社:   九州出版社
    商品类型:   图书

      其他参考信息(以实物为准)
      随书附赠:孤独手账
      装帧:简装   开本:   语种:中文
      出版时间:2017年08月01日   版次:1   页数:264
      印刷时间:   印次:1   字数:145000

      作者简介
    作者七毛,总体上算个普通人。生于海边,求学武汉,现居上海。早年当过记者,干过广告。穿梭于大街小巷,记录市井众生相。2016年3月,因在网上发表小说《对啊,就是嫌你穷才分手的啊》受到网友关注。多篇作品刷爆豆瓣、微博、微信、各大故事类App。作者笔触冷漠,不经意间藏着柔软。粉丝粘度极高,多篇文章在公号发表之后,点赞上千,打赏过万。作者微博@七毛是我微信公众号:七毛

      内容简介
    本书是作者七毛首部短篇小说集,里面收录了25个小人物的故事。在七毛笔下,好像用力过哪种人生,都是无力的。众生各怀心事,各生喜悲,直到走向自己安排好的终点。 在她写的故事里,可以读到一个少女的全部心事。这些故事畅快的不多,更多的是青春里说不出的哀伤。年轻的时候我们都经历着各种困局,并不是总会充满着希望。每个人都给自己筑起一面墙,坚硬而又阴冷,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脆弱。爱情和梦想一样,困住了我们的一生。

      目录
    章 说不清的情事 001分 手//00211 号线的爱情//014爱与不爱//023今晚一起吃饭吧//031第二章 回不去的故乡 045故乡二三事//046生日礼物//054阿爸的自行车//061寻 找//070弃 爷//085没用的桂荣//096三姐小事//123串 门//142第三章 无解的人生 153众生永寂//154上海租房记//16454 号楼的老太//183独居房东//188弱 者//194第四章 消逝的青春 203少女书琴//204只是暗恋//214再见初恋//218排挤吴丽丽//225跨 年//238男同学死了//245

      主编推荐
    01《对啊,就是嫌你穷才分手的啊》,《我也是个有人追的女同学》等文章爆红网络,蝉联简书热门靠前一月之久。作品频频登上豆瓣、微博、犀牛、片刻等多个平台热门推荐。02高赞!高赏!粉丝粘度极好,多篇文章点赞上千,打赏过万。微博热搜、豆瓣首页、简书热门,读者迫不及待催促作者新书出版!03作者文笔极其细腻又极具张力,几乎每篇文章都能写出少女专享的心事情感和青春里说不出的哀伤。

      精彩内容
        分手01“饿。”发完这条状态3小时后,我就成了杨哥的女友。他把饥肠辘辘的我叫出宿舍楼,问我:“想吃什么?”“糊汤粉。”我脱口而出,眼巴巴望着他。杨哥紧皱眉头,但还是立马揪着我直奔司门口户部巷。两天没吃东西的我,一脸生无可恋的我,在一碗飘着鲜美鱼香味的糊汤粉面前,现了原形。我口含米线,感激涕零地问:“杨哥,你怎么不吃啊?”杨哥顿了顿,抬头望天,又盯着我说:“哥只有十块钱。”我差点噎住,吸了吸鼻涕,说了句:“哥,我身无分文,你若不嫌弃,我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“好!”杨哥眼睛一亮,笑开了花。热气腾腾中,我红了眼眶,杨哥那张好看的脸渐渐模糊起来。杂乱的店铺里,我们用筷子夹起饱蘸鱼汤的热油条,趁热送进嘴里,那种鲜香和酥软的口感,很多年都忘不掉。022010年4月,我们大三,读大学的第3个年头。那段日子我真的太他妈穷了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说来心酸又励志,读大学起,我就没花过家里一分钱。“一贫如洗、三餐不济、家徒四壁”,这些词语大概都是为我量身创造的。北方小镇的老家,我妈常年体弱多病,吃了几十年药,我硬是给自己申请了四年助学贷款。周末也不闲着,风风火火到处找兼职,发传单、摆地摊、做家教、当服务员。比我们校长还忙。杨哥,我们这所不知名学校的不知名学霸,低调寡言。在我弄丢800元生活费的第三天,用他那个月仅剩的10元钱解救了我。我一直觉得,世上很好听的3个字,保证不是“我爱你”,而是“有我在,别饿着,多吃点”。好的爱情从来不用说,用做的。跟杨哥相识于自习室,一有空我就去自习,要不是那天他向我借英语课本,两年下来我都不知道后面坐着他。我们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。没有什么风花雪月的浪漫。杨哥大四时已经开始在外面接项目,从来不用为生活费和明天担忧。而我,一个文弱的穷酸文科女,找工作屡屡碰壁,在拥挤的招聘会现场挤得找不到方向。“杨哥,我太穷了,什么都没有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“你怕吗?”“现在有你了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032011年6月,拍完毕业照的第二天,我就跟杨哥坐了12小时的火车硬座,风尘仆仆地从武汉奔向上海。杨哥不顾父母反对毕业来上海,打算跟着学长一起创业,正好我也有个面试。上海每天都有人来,也有人走。从上海火车站出来,杨哥提着一大包行李走在我前面,周围霓虹闪耀,夜上海迎来了一千万外地人中很普通的两个。“小七,你快点啊。”杨哥转身,眼带笑意向我招手。“好,我来了。”我提着行李箱,加快了脚步。车水马龙的喧嚣,敌不过此刻的有你真好。我跟杨哥辗转在长宁租了个隔断间,距离地铁口两千米。租房合同付一押一,只好一次性忍痛交了2000元。交完房租,我们全身上下只剩215元钱。坐在不足5平方米的房间,我跟杨哥长时间沉默。过道窄仄,灯光昏暗,房间密不透风,一张不足一米宽的床、一个柜子和一张小桌子,就把房间塞满了。,原来真的毕业了啊,次有这种可怕的感觉。隔断间这里聚集全国各地的外地人,有我们这样刚毕业的情侣,有卖麻辣烫的一对年轻夫妻,有一对总是把音响开到很大的基佬,还有一些愁云满面的单身男女。大家各忙各的,从不交流。每天,我要跟十多个人抢马桶、洗衣机、水浴淋头,排队刷牙、洗澡、洗衣服。马桶一堵,恶臭熏天。糟糕的隔音很让我崩溃,隔壁连咳嗽下、翻个身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那些日子,我每晚在杨哥的轻鼾声中,听着隔壁情侣的嬉笑怒骂失眠到深夜。对着黑暗的墙,漫谈着微不足道的理想。早上杨哥起床拉肚子,蹲在里面二十多分钟,隔壁一个男生敲着门怒骂:“便秘还是死了?能快点吗?”一向处变不惊的杨哥,那天脸色阴沉。“没事啦,有得住总比没得好!”我对着杨哥嘿嘿笑。“委屈你了,等赚钱了咱们搬个大房子。”“跟你在一起,什么都好。”04我的面试很顺利,就是薪水太低:试用期每月2500元,转正后3200元,偶尔会有奖金。刚毕业,慢慢来,先到大平台学点东西,工资是其次。我给自己脑补了几天鸡汤,就正式入了职。杨哥进入学长的公司参与项目,工资是我的两倍,每天朝九晚九,回到家已是深夜。我也是。我们当时很大的难题,是如何把这200元钱撑到发工资那天。十几块钱的外卖肯定是吃不起了。还好天无绝人之路,隔壁男生扔给我们一个小电饭锅,拍拍屁股回老家了。我一激动让杨哥赶紧到超市扛一小口袋米回来,米香味每天飘满房间。我们中午吃着米饭,就着榨菜,躲在格子间勉强度日。晚上就喝燕麦片,杨哥喝不习惯,我给他买了一袋糖,他也喝得津津有味。但还是很饿很饿很饿啊。我昏昏沉沉中被杨哥推醒:“面包,酸奶,卧槽你偷来的?”杨哥扑哧一笑:“公司发的。”“哪个公司发这个?不信!”我满是怀疑。“没事,正好路过,献血时送的。”我心咯噔一下,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掉,边吃边哭:“杨哥,我他妈这是喝你的血啊!”“放心,哥肾还在。”杨哥像个孩子样笑我。我哈哈哈哈哭得更厉害了。到很后几日弹尽粮绝,我俩干脆就喝水,一饿起来,就咕噜咕噜一碗水下肚,然后立马躺在床上不敢动。“杨哥,要是能来一碗糊汤粉就好了。”“是啊,放点辣椒、泡着油条。”“杨哥,突然好想武汉啊。”“是啊,去江滩、去东湖。”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说上半天,睡意昏沉就抱着彼此睡过去。这张不足一米宽的床有一块板塌陷,住进来当天我就让房东换,眼看着快一个月了都没动静。为了避开那个破洞,我俩只能裹在一起挪到很墙角。那时候我们很穷,却在深夜抱得很紧。05当时什么都顾不上,只想租好点的房子,我们努力攒钱,加班加班还是加班。每晚我跟杨哥敲着电脑入睡,他在查资料,我在写稿子。别人房间啪啪啪,我们键盘啪啪啪。半年后,我们搬到了徐汇两居室老公房,跟一对情侣合租。我跟杨哥兴奋地跑去买各种东西。次,终于在房间里添置了落地镜、书架、衣帽架、地毯,贴了墙纸,挂起了照片墙,在阳台摆上花草盆栽。开始认真做饭烧菜,我们尽量不吃荤菜,一个月能省下不少钱。为了省地铁费,买了辆二手自行车,每天来回骑行十几千米。2012年,我们过得清贫又自在。周末偶尔出去吃顿好的,看场电影,或者去图书馆看看书,消磨一个下午。杨哥每次发工资的那天,都要请我吃一顿火锅。他又恢复了往日轻松的神气。“杨哥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“你长得好看。”“这个我知道,不算。”“你又瘦了,多吃点。”“我很能吃的,小心被我吃穷呀!”“没事,让你吃一辈子!”不知道是火锅太辣还是太辣,吃着吃着眼泪就被呛下来。06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,爱情也是。上海房价涨一涨,我们心脏抖三抖。意料之中,房东给我们涨房租了。一个月加了800元,我们一合计,不划算,30岁前要省钱攒首付,搬家吧!在上海找房是场艰难的争夺战,一小时前发布的信息,两小时后房子就能被抢掉。搬家那天,耳机里正好听到宋胖子《斑马》里那句“我要卖掉我的房子,浪迹天涯”,把我的心听得一颤一颤的。怎么?有房子就好好待着,浪什么浪哟真是!2013年,股市市场一段时间连续涨停,我们身边同事都在炒股,杨哥也开始琢磨投点钱进去,他把这两年攒下的几万元全部放进去。我对股票不懂,劝他还是见好就收。他一脸兴奋:“现在一周就能赚到大半年房租了。”我也没法,只能由着他。接下来大盘跌得我跟杨哥大眼瞪小眼,四眼泪汪汪。完了。没想到,此后事情更糟。杨哥已经3个月没有工资了。那几年,多少创业公司崛起,就有多少多少倍的创业公司倒下。他那段时间常常通宵加班,回来倒头就睡。看他这个样子,我每天战战兢兢。我告诉自己,要振作啊老子可不能倒下,不能没了经济来源。杨哥养我一场,现在我要好好养他。我白天在公司上班,晚上回来接软文、写小说到凌晨两三点。每天眼睛肿成熊样。虽然稿费很低,但总比没有好。我心想:写完这几篇稿子,这周饭钱就有着落了。写啊写啊写啊。杨哥那时很有挫败感,终日闷闷不乐。本以为靠着我能挺一段时间,可我脑袋一热,就他妈把工作丢了。我的新领导,在反锁的办公室里对我动手动脚的那刻,我终于爆发了。操,为了5000元不到的月薪,我干吗在这种贱人手下糟蹋自己,老子不干了!领导怒吼:“滚!赶紧滚!”上了回家的地铁,我就后悔了,加上连续一个月来无休止熬夜和无规律饮食,肚子突然疼痛难耐直冒冷汗。晚高峰的地铁挤满了人,我扶着把手不敢坐下,这个连蹲着都要被拍照的上海,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概会红遍全中国吧。迷迷糊糊摸到家里,躺到床上就睡着了。来上海这两年,我次觉得累。等我醒来,被杨哥的臂膀包围着,他拥着我,昏暗的灯光照在他憔悴的脸上,空气让人心安温暖。“杨哥,我们来上海是为什么?”“生活。”“你累吗?”“累,但没办法。”07一个月后,我们各自找到工作。杨哥在杨浦,我在闵行。相距30千米的我们,只得分开住。灯火辉煌的地铁口,杨哥在前面拎着行李箱。跟初来上海在火车站时不同,他的身子消瘦了很多、背影更加落寂。我提着行李袋的手在发抖。太沉了太沉了。满是名车豪宅的灯红酒绿里,我们拎着大袋子,失魂落魄,像逃荒而来的流民,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。本来,我们也没融入。我突然心慌起来,没有安全感。人的心理防线,在一瞬间就能崩溃瓦解。上海很大,我们很小。我们走得很慢,这次杨哥没有让我快点。两年了,我们还是我们,也不再是我们。工作日我们各忙各的,周末就待在一起。有时周末加班,我们半个月甚至一个月见上一次。我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学生时代独来独往的日子又回来了。没日没夜加班的我,终于在新公司得到赏识,开始升职加薪。不知道是真的忙,还是为了忙而忙。我们的话越来越少。只是杨哥会主动给我电话,让我多吃点、早点睡、还有钱够用吗?我吃着加班的便当嘴里全是嗯嗯嗯都好。082014年9月,杨哥的父亲突然被送到医院抢救,他连夜回了西安老家,我赶紧打了几万元过去。两周后杨哥打电话给我,语气低沉:“怎么办,我妈只有我一人了。”“我知道了,你好好照顾她。”眼泪在眼眶打转。“你来吗?”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。我憋了几分钟,终于说出:“杨哥,我快28岁了,穷怕了。”杨哥沉默良久,几乎哽咽:“对不起,没能好好养你。”“很好了……很好了……已经很好了啊。”我挂了电话,躲在公司卫生间,泣不成声。心被掏空了一样。杨哥走了,回老家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我去给杨哥退房,他的房间东西不多。我们来上海个月开始用的电饭锅。每天靠着它煮着米饭配着榨菜。杨哥说那段日子很苦,我不觉得,很苦的日子我也不记得了。我们搬到两居室后在宜家买的电脑桌。一到周末,杨哥就把速度卡到掉渣的电脑放在上面,下载一部电影。我俩带着耳机,窝在床上,搂在一起看到昏昏入睡。我们在网上买的烤面包机。每天烤上两片蘸着花生酱番茄酱吃得心花怒放,杨哥说我嘴上的酱汁没擦掉。我说是吗是吗在哪儿。他会突然亲上来。我们刚来上海买的脸盆也还在。搬了几次家都没扔。记得那会儿我忙得5天没洗头,第二天要见客户,我们当时穷得连20元的洗发水都不敢买。我看到一袋洗衣粉,二话没说就往头上撒,一头扎进脸盆里。杨哥那晚在门外坐了一宿。我们用过的东西,都还在。只是我们,早已不在了。09回到西安的杨哥,生活慢慢安定下来。我的工作步入正轨,一个人也租得起稍微好点的房子。但我明白,我也会离开上海的,可能明天,可能5年、10年后。奋斗几十年,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得起一个厕所。随便吧,不想了。2016年年初,杨哥的室友老章跟我说,杨哥要结婚了。我听到这个消息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关掉手机,挤进人来人往的地铁,脑袋里想的全是昨晚还没通过的策划案。上海这个城市,人太多了,每个人都有故事,每个人都很脆弱。可没有什么,能比挤上高峰期地铁,更让人欣慰的。我妈常跟我念叨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回来找个人结婚了。”我说:“好呀好呀,明年春节就带回去,胡歌还是霍建华,您先决定好。”说着说着眼泪哗哗。年纪大了,泪点也变低了。春节杨哥举行婚礼,我躲在老家哪儿都不想去。后来老章跟我说,结婚那天,杨哥喝得烂醉,哭着闹着要到上海吃糊汤粉,你说上海怎么会有糊汤粉呢?是啊,上海没有糊汤粉。武汉有,我们大三那年的武汉有。分手01“饿。”发完这条状态3小时后,我就成了杨哥的女友。他把饥肠辘辘的我叫出宿舍楼,问我:“想吃什么?”“糊汤粉。”我脱口而出,眼巴巴望着他。杨哥紧皱眉头,但还是立马揪着我直奔司门口户部巷。两天没吃东西的我,一脸生无可恋的我,在一碗飘着鲜美鱼香味的糊汤粉面前,现了原形。我口含米线,感激涕零地问:“杨哥,你怎么不吃啊?”杨哥顿了顿,抬头望天,又盯着我说:“哥只有十块钱。”我差点噎住,吸了吸鼻涕,说了句:“哥,我身无分文,你若不嫌弃,我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“好!”杨哥眼睛一亮,笑开了花。热气腾腾中,我红了眼眶,杨哥那张好看的脸渐渐模糊起来。杂乱的店铺里,我们用筷子夹起饱蘸鱼汤的热油条,趁热送进嘴里,那种鲜香和酥软的口感,很多年都忘不掉。022010年4月,我们大三,读大学的第3个年头。那段日子我真的太他妈穷了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说来心酸又励志,读大学起,我就没花过家里一分钱。“一贫如洗、三餐不济、家徒四壁”,这些词语大概都是为我量身创造的。北方小镇的老家,我妈常年体弱多病,吃了几十年药,我硬是给自己申请了四年助学贷款。周末也不闲着,风风火火到处找兼职,发传单、摆地摊、做家教、当服务员。比我们校长还忙。杨哥,我们这所不知名学校的不知名学霸,低调寡言。在我弄丢800元生活费的第三天,用他那个月仅剩的10元钱解救了我。我一直觉得,世上很好听的3个字,保证不是“我爱你”,而是“有我在,别饿着,多吃点”。好的爱情从来不用说,用做的。跟杨哥相识于自习室,一有空我就去自习,要不是那天他向我借英语课本,两年下来我都不知道后面坐着他。我们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。没有什么风花雪月的浪漫。杨哥大四时已经开始在外面接项目,从来不用为生活费和明天担忧。而我,一个文弱的穷酸文科女,找工作屡屡碰壁,在拥挤的招聘会现场挤得找不到方向。“杨哥,我太穷了,什么都没有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“你怕吗?”“现在有你了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032011年6月,拍完毕业照的第二天,我就跟杨哥坐了12小时的火车硬座,风尘仆仆地从武汉奔向上海。杨哥不顾父母反对毕业来上海,打算跟着学长一起创业,正好我也有个面试。上海每天都有人来,也有人走。从上海火车站出来,杨哥提着一大包行李走在我前面,周围霓虹闪耀,夜上海迎来了一千万外地人中很普通的两个。“小七,你快点啊。”杨哥转身,眼带笑意向我招手。“好,我来了。”我提着行李箱,加快了脚步。车水马龙的喧嚣,敌不过此刻的有你真好。我跟杨哥辗转在长宁租了个隔断间,距离地铁口两千米。租房合同付一押一,只好一次性忍痛交了2000元。交完房租,我们全身上下只剩215元钱。坐在不足5平方米的房间,我跟杨哥长时间沉默。过道窄仄,灯光昏暗,房间密不透风,一张不足一米宽的床、一个柜子和一张小桌子,就把房间塞满了。,原来真的毕业了啊,次有这种可怕的感觉。隔断间这里聚集全国各地的外地人,有我们这样刚毕业的情侣,有卖麻辣烫的一对年轻夫妻,有一对总是把音响开到很大的基佬,还有一些愁云满面的单身男女。大家各忙各的,从不交流。每天,我要跟十多个人抢马桶、洗衣机、水浴淋头,排队刷牙、洗澡、洗衣服。马桶一堵,恶臭熏天。糟糕的隔音很让我崩溃,隔壁连咳嗽下、翻个身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那些日子,我每晚在杨哥的轻鼾声中,听着隔壁情侣的嬉笑怒骂失眠到深夜。对着黑暗的墙,漫谈着微不足道的理想。早上杨哥起床拉肚子,蹲在里面二十多分钟,隔壁一个男生敲着门怒骂:“便秘还是死了?能快点吗?”一向处变不惊的杨哥,那天脸色阴沉。“没事啦,有得住总比没得好!”我对着杨哥嘿嘿笑。“委屈你了,等赚钱了咱们搬个大房子。”“跟你在一起,什么都好。”04我的面试很顺利,就是薪水太低:试用期每月2500元,转正后3200元,偶尔会有奖金。刚毕业,慢慢来,先到大平台学点东西,工资是其次。我给自己脑补了几天鸡汤,就正式入了职。杨哥进入学长的公司参与项目,工资是我的两倍,每天朝九晚九,回到家已是深夜。我也是。我们当时很大的难题,是如何把这200元钱撑到发工资那天。十几块钱的外卖肯定是吃不起了。还好天无绝人之路,隔壁男生扔给我们一个小电饭锅,拍拍屁股回老家了。我一激动让杨哥赶紧到超市扛一小口袋米回来,米香味每天飘满房间。我们中午吃着米饭,就着榨菜,躲在格子间勉强度日。晚上就喝燕麦片,杨哥喝不习惯,我给他买了一袋糖,他也喝得津津有味。但还是很饿很饿很饿啊。我昏昏沉沉中被杨哥推醒:“面包,酸奶,卧槽你偷来的?”杨哥扑哧一笑:“公司发的。”“哪个公司发这个?不信!”我满是怀疑。“没事,正好路过,献血时送的。”我心咯噔一下,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掉,边吃边哭:“杨哥,我他妈这是喝你的血啊!”“放心,哥肾还在。”杨哥像个孩子样笑我。我哈哈哈哈哭得更厉害了。到很后几日弹尽粮绝,我俩干脆就喝水,一饿起来,就咕噜咕噜一碗水下肚,然后立马躺在床上不敢动。“杨哥,要是能来一碗糊汤粉就好了。”“是啊,放点辣椒、泡着油条。”“杨哥,突然好想武汉啊。”“是啊,去江滩、去东湖。”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说上半天,睡意昏沉就抱着彼此睡过去。这张不足一米宽的床有一块板塌陷,住进来当天我就让房东换,眼看着快一个月了都没动静。为了避开那个破洞,我俩只能裹在一起挪到很墙角。那时候我们很穷,却在深夜抱得很紧。05当时什么都顾不上,只想租好点的房子,我们努力攒钱,加班加班还是加班。每晚我跟杨哥敲着电脑入睡,他在查资料,我在写稿子。别人房间啪啪啪,我们键盘啪啪啪。半年后,我们搬到了徐汇两居室老公房,跟一对情侣合租。我跟杨哥兴奋地跑去买各种东西。次,终于在房间里添置了落地镜、书架、衣帽架、地毯,贴了墙纸,挂起了照片墙,在阳台摆上花草盆栽。开始认真做饭烧菜,我们尽量不吃荤菜,一个月能省下不少钱。为了省地铁费,买了辆二手自行车,每天来回骑行十几千米。2012年,我们过得清贫又自在。周末偶尔出去吃顿好的,看场电影,或者去图书馆看看书,消磨一个下午。杨哥每次发工资的那天,都要请我吃一顿火锅。他又恢复了往日轻松的神气。“杨哥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“你长得好看。”“这个我知道,不算。”“你又瘦了,多吃点。”“我很能吃的,小心被我吃穷呀!”“没事,让你吃一辈子!”不知道是火锅太辣还是太辣,吃着吃着眼泪就被呛下来。06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,爱情也是。上海房价涨一涨,我们心脏抖三抖。意料之中,房东给我们涨房租了。一个月加了800元,我们一合计,不划算,30岁前要省钱攒首付,搬家吧!在上海找房是场艰难的争夺战,一小时前发布的信息,两小时后房子就能被抢掉。搬家那天,耳机里正好听到宋胖子《斑马》里那句“我要卖掉我的房子,浪迹天涯”,把我的心听得一颤一颤的。怎么?有房子就好好待着,浪什么浪哟真是!2013年,股市市场一段时间连续涨停,我们身边同事都在炒股,杨哥也开始琢磨投点钱进去,他把这两年攒下的几万元全部放进去。我对股票不懂,劝他还是见好就收。他一脸兴奋:“现在一周就能赚到大半年房租了。”我也没法,只能由着他。接下来大盘跌得我跟杨哥大眼瞪小眼,四眼泪汪汪。完了。没想到,此后事情更糟。杨哥已经3个月没有工资了。那几年,多少创业公司崛起,就有多少多少倍的创业公司倒下。他那段时间常常通宵加班,回来倒头就睡。看他这个样子,我每天战战兢兢。我告诉自己,要振作啊老子可不能倒下,不能没了经济来源。杨哥养我一场,现在我要好好养他。我白天在公司上班,晚上回来接软文、写小说到凌晨两三点。每天眼睛肿成熊样。虽然稿费很低,但总比没有好。我心想:写完这几篇稿子,这周饭钱就有着落了。写啊写啊写啊。杨哥那时很有挫败感,终日闷闷不乐。本以为靠着我能挺一段时间,可我脑袋一热,就他妈把工作丢了。我的新领导,在反锁的办公室里对我动手动脚的那刻,我终于爆发了。操,为了5000元不到的月薪,我干吗在这种贱人手下糟蹋自己,老子不干了!领导怒吼:“滚!赶紧滚!”上了回家的地铁,我就后悔了,加上连续一个月来无休止熬夜和无规律饮食,肚子突然疼痛难耐直冒冷汗。晚高峰的地铁挤满了人,我扶着把手不敢坐下,这个连蹲着都要被拍照的上海,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概会红遍全中国吧。迷迷糊糊摸到家里,躺到床上就睡着了。来上海这两年,我次觉得累。等我醒来,被杨哥的臂膀包围着,他拥着我,昏暗的灯光照在他憔悴的脸上,空气让人心安温暖。“杨哥,我们来上海是为什么?”“生活。”“你累吗?”“累,但没办法。”07一个月后,我们各自找到工作。杨哥在杨浦,我在闵行。相距30千米的我们,只得分开住。灯火辉煌的地铁口,杨哥在前面拎着行李箱。跟初来上海在火车站时不同,他的身子消瘦了很多、背影更加落寂。我提着行李袋的手在发抖。太沉了太沉了。满是名车豪宅的灯红酒绿里,我们拎着大袋子,失魂落魄,像逃荒而来的流民,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。本来,我们也没融入。我突然心慌起来,没有安全感。人的心理防线,在一瞬间就能崩溃瓦解。上海很大,我们很小。我们走得很慢,这次杨哥没有让我快点。两年了,我们还是我们,也不再是我们。工作日我们各忙各的,周末就待在一起。有时周末加班,我们半个月甚至一个月见上一次。我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学生时代独来独往的日子又回来了。没日没夜加班的我,终于在新公司得到赏识,开始升职加薪。不知道是真的忙,还是为了忙而忙。我们的话越来越少。只是杨哥会主动给我电话,让我多吃点、早点睡、还有钱够用吗?我吃着加班的便当嘴里全是嗯嗯嗯都好。082014年9月,杨哥的父亲突然被送到医院抢救,他连夜回了西安老家,我赶紧打了几万元过去。两周后杨哥打电话给我,语气低沉:“怎么办,我妈只有我一人了。”“我知道了,你好好照顾她。”眼泪在眼眶打转。“你来吗?”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。我憋了几分钟,终于说出:“杨哥,我快28岁了,穷怕了。”杨哥沉默良久,几乎哽咽:“对不起,没能好好养你。”“很好了……很好了……已经很好了啊。”我挂了电话,躲在公司卫生间,泣不成声。心被掏空了一样。杨哥走了,回老家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我去给杨哥退房,他的房间东西不多。我们来上海个月开始用的电饭锅。每天靠着它煮着米饭配着榨菜。杨哥说那段日子很苦,我不觉得,很苦的日子我也不记得了。我们搬到两居室后在宜家买的电脑桌。一到周末,杨哥就把速度卡到掉渣的电脑放在上面,下载一部电影。我俩带着耳机,窝在床上,搂在一起看到昏昏入睡。我们在网上买的烤面包机。每天烤上两片蘸着花生酱番茄酱吃得心花怒放,杨哥说我嘴上的酱汁没擦掉。我说是吗是吗在哪儿。他会突然亲上来。我们刚来上海买的脸盆也还在。搬了几次家都没扔。记得那会儿我忙得5天没洗头,第二天要见客户,我们当时穷得连20元的洗发水都不敢买。我看到一袋洗衣粉,二话没说就往头上撒,一头扎进脸盆里。杨哥那晚在门外坐了一宿。我们用过的东西,都还在。只是我们,早已不在了。09回到西安的杨哥,生活慢慢安定下来。我的工作步入正轨,一个人也租得起稍微好点的房子。但我明白,我也会离开上海的,可能明天,可能5年、10年后。奋斗几十年,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得起一个厕所。随便吧,不想了。2016年年初,杨哥的室友老章跟我说,杨哥要结婚了。我听到这个消息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关掉手机,挤进人来人往的地铁,脑袋里想的全是昨晚还没通过的策划案。上海这个城市,人太多了,每个人都有故事,每个人都很脆弱。可没有什么,能比挤上高峰期地铁,更让人欣慰的。我妈常跟我念叨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回来找个人结婚了。”我说:“好呀好呀,明年春节就带回去,胡歌还是霍建华,您先决定好。”说着说着眼泪哗哗。年纪大了,泪点也变低了。春节杨哥举行婚礼,我躲在老家哪儿都不想去。后来老章跟我说,结婚那天,杨哥喝得烂醉,哭着闹着要到上海吃糊汤粉,你说上海怎么会有糊汤粉呢?是啊,上海没有糊汤粉。武汉有,我们大三那年的武汉有。

    Additional information

    Weight 395.000 g
    作者

    出版社

    九州出版社

    页数

    251

    版次

    1

    出版日期

    2017-08-01

    装帧

    平装

    开本

    32开

    印次

    1

    isbn

    9787510856051

    印刷时间

    2017-08-01

    商品编码

    1201545520

    查看邮寄详情

    我们的优势

    1. 可购买到超过25万种简体中文书。
    2. 快速邮寄-购买超过2KG的书便可自动升级为特快邮寄,发货后约7个工作日送达。
    3. 空运运输-所有书都是使用国际空运运输(不用在海上漂几个月)。
    4. 快速、简单的图书预订服务 -没有找到想要的书?我们会在1~2个工作日增加到网站上供您下单。
    5. 除网站外,还能微信直接留言下单/预订。
    6. 方便快速友好的咨询方式:微信(微信不打扰承诺),每天至少12小时在线(10am-10pm)。
    7. 新书介绍,原创书评(我们亲自读过并觉得不错的书;如果不合书友们的喜好,还望见谅;欢迎在书评下面留言:)
    8. 因为热爱,我们认真的对待每一本书